LKY 只有原創內容的 Blog

今之能者,謂能轉貼,至於魯蛇,皆能轉貼。不原創,何以別乎?

2006-10-16 刊登於立報

我國中時有課後補習的事情,就和《危險心靈》是一樣的。

當時我的學校並沒有強制大家參加,也沒有只讓成績好的學生參加,所以我不覺得有什麼不妥。一直到我看見回條上的名義是「才藝輔導」,我才知道這是違法的。

就算一直到現在,我還是不覺得當初學校這樣做有什麼不妥。也許有些國中是強制的,也許當初我有些同學是被家長逼來的,所以才會引起反彈吧!

可是課後補習很明顯的違法,我一直在想為什麼?或許從學理來看,課後補習會導致教育無法正常化,所以這些滿腹學理,想要為教育盡一份心力的上位者,就訂定課後補習是違法的事情。

但不可否認的是,都市化程度比較低的地方,學生的基本學力確實有比較差,他們家長大多也不懂小孩課本上的問題,所以這些人回家之後,也許沒人教他們怎麼讀書,沒人替他們解決疑惑。他們就需要花更多的時間,才能和都會區的學生學得一樣好,學會國中這些很基本又很重要的東西。加上學校的收費又來得比私立補習班更低廉,更能 顧到每一個人。這對學習弱勢的人來說,無疑是一個階級向上流動的好機會。

也許你會說,來學校不只是讀考試需要的科目,還有很多課業以外的東西要學習。可是就像劇中說的一樣,每個人想要的都不一樣,學理上的說法就叫做「個別差異」。就好像《危險心靈》中的小傑不想課後補習,可是的確也不少人發自內心的想補習,這些想要補習的人,他們內心也和小傑一樣,都有自己的想法不是嗎?

偏偏我們那些在上位者決策的大官,大部分都是出於都會區學習優勢的地方,大部分都是社經地位高的家庭。

我小時候,因為參考書上有一題不會,正被媽媽打到痛哭流涕的時候,這些家庭教育良好的大官父母,正在耐心的和他們解釋牛頓運動定律。這些家庭教育長期累積下來,就變成了我們看到的城鄉差距。

當然就像前面所說的,每個人都不一樣,不是每個人都想要,「必要」以外的東西不能 去要求每一個人。所以我覺得「課後補習」也不能強制,但是應該要給彈性的實施空間。

其實教育大部分的問題,追究到最後都是家庭教育,這是令站在教育前線的人感到最無奈的事情,不管一個老師再怎麼努力,不管再怎麼付出時間與心力,家庭教育卻還是難以改變或干涉,但這幾乎可以說是問題根源!

就好像劇中的課後補習,完全是出自於家長要求,而這些家長也不知道這種行為叫做「罷課」,他們也不知道謝政傑做了什麼,也不知道應該要知道,只是一味想保護小孩。

家長大部分都是愚味的,而教學主體卻是他們的小孩,通常是家長會有錢有勢的那些人主導學校政策,所以教學政策只好被這些家長牽著鼻子走。

林高遠(台師大學生)

This article was last updated on days ago, and the information described in the article may have changed.